帕洛斯

《妄想症》

初次发文的小萌新√
可能严重ooc√
all金√

以金为第一人称,以下用餐愉快。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高处就想与风拥抱,靠湖边就想与水为伴。

……

  他们说,我可能得了妄想症,被害。

  我不否认。我从很久以前就天在想家里有没有看不见的摄像头,家人或亲朋好友会杀我;发小相约出去玩我会想到外面遇到黑车,遇到黑社会的人,就算做在公交车上我也没有心安过,与发小相遇会想到他会不会害我。

  曾经多次提醒自已不去想,但那些思绪就像噩梦般缠绕着我;自己各种被害的残酷画面,仿佛真实发生过,被清晰刻入脑海中,挥之不去。

  仰着头,微笑面对大家,成为了每天必做的事。我不想被任何人发现自己的想法,那是我的秘密。

  望着大家,一起在大赛上活下去。最起码这是我现在所能做的,不是吗?

  星星被高高挂在天上,让黑夜的幕布不再单调。现在是晚上。

  空气很好,很清新,没有灰尘。相比之下,登格鲁星球的空气显然没那么好;因为星球人贫困,长年奴役,每天都在开采,那里的空气并不是很好。不过尽管这样,我还是喜欢我的母星。话说今晚好安静,总会让我忍不住乱想,会不会突然跳去一个半夜偷袭我呢?

  “睡觉吧,明天还要比赛。”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不用转身,我就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那个声音,我太熟悉了,除了我的发小,不可能是第二个人。

  是他,绝对没错。

  唯惧天下不乱可不是我是性格,想想含糊回话“格瑞你不是也没睡吗?”

  一开始,我没想这么回复的,不过格瑞也没多在意,只是谈谈吐出三个字“睡不着。”

  的确,我看到他手里拿着盒热好的牛奶。温牛奶能够助眠。

  求创世神,有一天,我能找到姐姐。不知为什么,我忽然觉得姐姐在离我很近的地方,却有好远。

  助,无助,很无助,这是我曾经的心境。现在,有大家,我相信,我一定能够找到姐姐的。

  现在,我们互相扶持,未来,我有没有可能被人背叛,同伴相杀呢?

  如果有那天的话,就算被背叛,我也不会背叛的。

  我不知道,未来太遥远了。

  一个完整的答案是由∵+∴构成的,我将这个疑问埋藏在心里。

  永远都不要知道,最好。

  我曾仰望星空,那是唯一的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