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沙不白

高二中的一粒沙,小到渺茫却坚持努力。是个中二少年,爱讲中二话,爱做梦,也看现实。

真的我跟你们讲:冬天空腹,能活下就不错了!


怎么同一个人我模仿出了另一种感觉???

“我活在你的影子里。”
金与黑金,调节拯救了我系列,不打草稿的一时脑洞?勾线上色不存在的。正面金反面黑金,不太明显。

《镜中少年》

脑洞向,是个内心放飞自我的极度ooc产物。不喜勿喷(┯_┯)(明明自己都想吐糟×)

        那是一个奇怪的梦。

        梦幻蓝的天空与身形淡没的白云围成一个空中圆,而身体处在这大圆圈之中;脚底是一片碧蓝清澈却深不见厎的水域,周围明明无物但却激起层层涟漪,波纹随着远到看不到边的地方蔓延开来。这里是个人们口中所描述的想象中的天堂的存在,是个人人心中所向望的地方,如果没有眼前的这面镜子的话。

        其实这面镜子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镜边没有任何装饰,只是个普通的家用镜子。有问题的是镜面,又或者是面前的自己。

        明明是一个人,镜外是一个金发蓝眼的乖孩子,镜内又是一个样:一头雪白的头发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不好相处,红眸黑瞳更是令人心生恐惧。同样的笑容挂在眼角,一个是天使的微笑,一个是恶魔的讥笑。

       “你是谁?为什么和我长的一模一样?是又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在这?”

……



        少年睁开了双眼。

       “又是这样,刚问它就醒了。”金坐了起来鼓起脸颊,有气却没地发泄,只能独自生闷气。

       “醒了就过来吃饭。”格瑞看向金这里一眼。

       “啊,好,等等我!”

        默默看着一切的凯莉坐在月刃上飞在空中,不知内心在想着什么。紫堂幻站在一旁,表情不是很自然,莫名感觉很尴尬。安莉洁只是歪着头呆呆的看着。

        一切的一切又好像回到平常,那个梦似乎没了踪影。

        这并不是金第一次做这个梦。不是天天,只是有时。但奇怪的是每次做这个梦后,好像总会感觉队里好尴尬,是错觉吗?可能吧。

……


       “醒来”才发现“梦境是现实”。

        金又做那个梦了,镜中的“他”开始说话了。他说金拥有的一切的都是假的,说他只拥有“他”,说想让他永远在梦里不出去只陪“他”。

      “ 孤独的人,这个世界从来不缺。”

金还能醒来,只是开始醒的越来越晚了,但是从来没人叫他,或者,很少。

        小队其他成员变的越来越奇怪,金终于发现这一切不对劲了,但他又睡着了。

       “他”醒了,梦与境碎了,没变的只有他,那个长的和金很像的“他”。

       “嗨~”“他”向金小队的其他成员挥手打个招呼嘴角扬起一个看起来极度欠扁的弧度“又是我,黑金。”

……


       “他”也是金。

        一个很强的“金”。

        也是让金沉睡的原因。

        “……”小队的其他成员表示已经习惯,又要经历一场恶战了。

        但是黑金却收起笑脸,迷茫的看着他们。

       “为什么讨厌我呢?明明我也是金呀……”

        不过是自恋而已;“自己”爱上自己,所以不想只活在梦里、影中、意识,不想让自己连“自己”的存在都不知道,才成为了黑金。在危险时挺身保护他,在日常时默默守护他。就连夺金身体掌控权也只是希望他能在“他”身边。只是这样而已。“他”没有任何东西,“他”只有金,所以“他”害怕“自己”唯一拥有的东西丢失。

        因为不想失去自己的光,所以才会去挽留。

……


       “他”消失了。

       永远消失了。

       镜子碎了,所以黑金才能走出镜中,但作为意识现实化,变成了既不是意识,也不是人格,更不是其它的什么的东西,“他”被大脑定义为记忆,只能活在意识流之中。

        一切回归平静,恍如最初。

        金发少年的意识开始苏醒。

        “哎?我怎么睡着了?”

        “醒了就过来吃饭。”格瑞看向金这里一眼。

        “啊,好,等等我!”

         默默看着一切的凯莉坐在月刃上飞在空中,起唇微动,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没有说。紫堂幻站在一旁,表情不是很自然,莫名感觉很尴尬,只是把眼神撇过去不看金。安莉洁只是歪着头呆呆的看着,只轻声说了句“不明白”。

         一切的一切又好像回到平常,金再也没有梦到过那个梦了。

         一个天堂与镜中少年。



一一一END一一一

这里一只描图金√
用的拷贝台√
带子没上色版(其实忘了上色),原图凹凸世界漫画实体本√
PS:突然想用拷贝台&突然想给漫画上色的产物,调节拯救了我(ノ=Д=)ノ┻━┻p2调节前原图,p3漫画原图

《找寻踪迹》

现代pa√

早上做的一个梦,现写没结局向√

是个普通的小男孩找姐姐的故事√

小心,这篇文很ooc√

私设秋姐18岁√

此篇纯亲、友情√

生日贺文末班车系列√

……

    什么叫做上学:勤奋的来学校,认真的听课,下课的休闲时光,放学的如释重负,晚自习的小打小闹。

    虽然也挺辛苦,但也是幸福。

    教室里,有几个女生聚在一起聊日常的八卦。

    “听说了吗?最近高三来了个转学生”“真的吗真的吗?在高三的时候转学的学生应该没有吧?校长会同意?”“别不信嘛,我刚去高三年级层那里问了一下,人家确实是转学生。”“哎哎哎,你们说的那个人长什么看?”“浅橙的金发,天空蓝再深一点的眼睛……”

    班里坐在第三排第二桌原本看着天空发呆的金因为听到一些字眼转过头望向她们,希望听到自己想听到的答案。

   “长的和金很像。”

   短短的一句话肯定了金心中的答案。

   那几个女孩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用八卦的眼神看向金。金尴尬笑笑,走到刚才说话的那个女生面前“那个,同学,你说的那个和我长的很像的人在高三哪班?”

    女生想也不想的告诉他了,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她也不担心金会怎么样,他不是会挑事闹事的人。

    “谢谢你!”金灿烂一笑,似阳光,带给人温暖,却不过分闪耀,被他的光芒刺眼。他停留片刻便冲出教室,消失在走廓。

    班级里,那几个女生继续聊着八卦。

    “那个转学生学姐挺漂亮的。”“她是女孩?”“对啊!”

    金此刻站在高三(1)班的班级门口。在这之前金问了五个路过的老师才找到这的,当然金现在不进去的原因只是现在已经上课了。

    犹犹豫豫的向班里四处看去,果然,在目光扫到第二排第五桌时金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那是他的姐姐,秋,一个突然消失了三年杳无音讯的女孩。此时秋又忽然出现,记忆与现实重叠;她似乎变了好多,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这位小同学有什么事吗?为什么在外面站着。”教室里的老师看向金,她已经注意到他很久了,从他向班里四处张望时起。

    被发现的金尴尬的笑笑,跑走了。

    下课时再说吧。金对自己说。

    但是金免不了在班级门口喊报告时的尴尬。

    不过自班的老师好像已经习惯了金的迟到(迷路),并没有说什么。

   金再次来到了高三(1)班。

   轻敲两下班级的门,金小心的问了一句“我可以进来吗?”

   身为高三的觉得自己已经老了的学姐们自然格外的兴喜着来了个小鲜肉,热情的招呼着,爽快的像汉子。

    得到同意后,金直直往第二排第五桌跑去,站在桌位面前。

    “姐姐!”

    “……啊?”坐在座位上的长发低双马尾女孩愣了一下“你叫我吗?小学弟?”

    金明显对她的这个反应很不满“秋姐姐!是我,我是金!”

    “对不起,金,我确实叫秋,但我好像真的不认识你。”

    “啧,这小子。到时这一账一定要好好敲他一笔。”凯莉在心里暗想着“居然要本小姐去套话,不知道女孩子晚回家不安全吗?”

一一一回忆一一一

    “凯莉,帮我去问话好不,我不相信姐姐真的不认识我。”金坐在凯莉座位前位请求她。

   “为什么找我,你不应该找你的那个发小吗?我又不和你姐认识。”凯莉是班里出了名的星月魔女,是上每年新生口中的大姐大,所以一般人都不会找她帮忙的,尽管她社交很厉害。

   “秋姐姐是女生,你也是,两个女孩子之间比较好沟通嘛~”刚巧金不是一般人。

   “好好好我知道了,记得你欠我这一账。你要问什么告诉我。”也正巧凯莉对金不一般。

一一一现在一一一

  

   目标出现,已经可以开始行动。凯莉看向夜幕中的金发少女,秋。

   “学姐,那个,你好,我想问一下”凯莉跑到秋面前“你有没一个和你长的很像的兄弟姐妹?”内心吐槽高中由其是高三晚自习真不好等。话要装成一个乖乖女,啧,麻烦。

   “没有,我家里就我一个人,而且我也没听说过我有什么亲戚。”秋很疑惑“怎么了吗?”

   “不是不是,”凯莉连忙辩解“只是我同学长的和你很像,好奇而已。”

    “哦,没事,你同学是金吧?我见过他,确实我们长的是挺像的。”

    “嗯。”凯莉应了表示自己的同学确实是金,然后从衣服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她“那个,你认识这张照片的小孩吗?”

   那是秋以前最喜欢一张金的照片;海边的夕阳为背景,海鸥无形中摆出的巨大翅膀形状,金发的孩子站在翅膀双翼中间笑眯眯的张开双臂,宛如来到人间的天使。

   秋接了过去,仔细看了两眼,又还了回来,摇摇头“不认识。”

   凯莉点头鞠躬“谢谢学姐。”之后就跑走了。“啧,套不出话啊。”凯莉内心暗想。

   “慢点走,小心摔”秋怕凯莉听不到,喊了一下。待凯莉消失在街头后,秋又点头喃喃。

   “不过这个小孩有点眼熟。”

   “你说她可能不是我姐姐?”第二天,当金听到凯莉的想法是震惊的。

   “要不然只能是她失忆了,而且你都三年没见到她,你就觉得她会一点都没变?”

   金只是低着头,沉默一会,回答她“我知道了。”

   “……哎。”凯莉没有多说什么,离开了。

   只有金还在那里。

    “ 姐姐,你在哪儿……”

CPP无差别同人站:

【转发抽奖】转载本条,11月25日抽1名小太阳送金盒蛋白模。

1125金色时光企划 X CPP无差别同人站 生日庆典即将开启——

点我查看具体企划内容

点我查看如何投稿】2018年10月26日 至 2018年11月25日,努力产出,一起来将11.25这一天染成金色吧!

 

掬一捧海水,

取一方蓝天,

涂抹上初春的晨光,

与夏日的暖阳。

上天是否就是这样做成了你?

 

“你们休想——跨过这一步!”

“无论什么理由,同伴,是永远不能背叛的!”

“我们是绝对不会输给你的!”

 

他是天上星光落世,

唯愿他明亮,唯愿他闪耀。

 

↓↓应援奖励↓↓

★CPP开屏★

2018年11月25日前企划总投稿量过50,将由主办方提供11.25金生日当天CPP开屏。

★个人奖项★

安利能手奖、挖矿不停奖、植树造林奖、脑洞星人奖、最佳互动奖、勤奋评论奖、阳光普照奖,只为邂逅爱他的你。

(企划详情见图ヾ(✿゚▽゚)ノ)


《妄想症》

初次发文的小萌新√
可能严重ooc√
all金√

以金为第一人称,以下用餐愉快。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高处就想与风拥抱,靠湖边就想与水为伴。

……

  他们说,我可能得了妄想症,被害。

  我不否认。我从很久以前就天在想家里有没有看不见的摄像头,家人或亲朋好友会杀我;发小相约出去玩我会想到外面遇到黑车,遇到黑社会的人,就算做在公交车上我也没有心安过,与发小相遇会想到他会不会害我。

  曾经多次提醒自已不去想,但那些思绪就像噩梦般缠绕着我;自己各种被害的残酷画面,仿佛真实发生过,被清晰刻入脑海中,挥之不去。

  仰着头,微笑面对大家,成为了每天必做的事。我不想被任何人发现自己的想法,那是我的秘密。

  望着大家,一起在大赛上活下去。最起码这是我现在所能做的,不是吗?

  星星被高高挂在天上,让黑夜的幕布不再单调。现在是晚上。

  空气很好,很清新,没有灰尘。相比之下,登格鲁星球的空气显然没那么好;因为星球人贫困,长年奴役,每天都在开采,那里的空气并不是很好。不过尽管这样,我还是喜欢我的母星。话说今晚好安静,总会让我忍不住乱想,会不会突然跳去一个半夜偷袭我呢?

  “睡觉吧,明天还要比赛。”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不用转身,我就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那个声音,我太熟悉了,除了我的发小,不可能是第二个人。

  是他,绝对没错。

  唯惧天下不乱可不是我是性格,想想含糊回话“格瑞你不是也没睡吗?”

  一开始,我没想这么回复的,不过格瑞也没多在意,只是谈谈吐出三个字“睡不着。”

  的确,我看到他手里拿着盒热好的牛奶。温牛奶能够助眠。

  求创世神,有一天,我能找到姐姐。不知为什么,我忽然觉得姐姐在离我很近的地方,却有好远。

  助,无助,很无助,这是我曾经的心境。现在,有大家,我相信,我一定能够找到姐姐的。

  现在,我们互相扶持,未来,我有没有可能被人背叛,同伴相杀呢?

  如果有那天的话,就算被背叛,我也不会背叛的。

  我不知道,未来太遥远了。

  一个完整的答案是由∵+∴构成的,我将这个疑问埋藏在心里。

  永远都不要知道,最好。

  我曾仰望星空,那是唯一的求助。